彩票平台

  • <tr id='wAIFJS'><strong id='wAIFJS'></strong><small id='wAIFJS'></small><button id='wAIFJS'></button><li id='wAIFJS'><noscript id='wAIFJS'><big id='wAIFJS'></big><dt id='wAIFJ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wAIFJS'><option id='wAIFJS'><table id='wAIFJS'><blockquote id='wAIFJS'><tbody id='wAIFJ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wAIFJS'></u><kbd id='wAIFJS'><kbd id='wAIFJ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wAIFJS'><strong id='wAIFJ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wAIFJS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wAIFJS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wAIFJS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wAIFJS'><em id='wAIFJS'></em><td id='wAIFJS'><div id='wAIFJ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wAIFJS'><big id='wAIFJS'><big id='wAIFJS'></big><legend id='wAIFJ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wAIFJS'><div id='wAIFJS'><ins id='wAIFJ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wAIFJS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wAIFJS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wAIFJS'><q id='wAIFJS'><noscript id='wAIFJS'></noscript><dt id='wAIFJS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wAIFJS'><i id='wAIFJS'></i>

                難忘這一年,難忘這一刻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邱婧 王乃明 李明桂責任編輯:張詩夢2019-12-28 03:00

                墨枝披雪,遒勁滄桑,又到年終歲尾時。當我們翻看日歷,發現2019的日子屈指可數,飛逝的光陰裏,歷史已寫下濃墨重彩的一頁。這一年,我們滿懷乘風破浪的激情,有收獲,有成長,有歡笑,有淚水,總有一些畫面讓人動容,總有一些經歷讓人難忘。

                回望2019,那些舉國歡騰、自豪滿懷的時刻,定格於史冊,也盤桓於每個人心頭。讓我們走近幾位基層官兵,聽聽他們有哪些難忘的故事……

                在男兵方隊當“女教頭”

                ■k3彩票大學軍事文化學院學員 邱 婧

                10月1日上午,當我以教練員的身份站在天安門廣場東側,目送著院校科研方隊邁著鏗鏘的步伐接受檢閱時,那些在寒風中站軍姿時頭昏腦漲的日子,那些受了委屈後把眼淚憋回心底的日子,都在那一刻化作我軍旅路上最重、最深的足跡。

                圖為邱婧在閱兵訓練時指揮院校科研方隊訓練隊列。照片由本人提供

                今年1月底,當得知k3彩票大學將選拔人員參加國慶大閱兵的消息時,我第一時間遞交了“請戰書”。可等命令來了,卻是讓我去男兵方隊當教練員。給男兵當教練,我能行嗎?我陷入糾結。就在接到命令的第二天,我收到一份特殊的禮物——一面有些褪色的國旗。這是去年大年初一,我在西藏邊防采訪時與詹娘舍哨所的戰士們一同升起的。看著它,我想起下山時,他們站在海拔5000多米的雪山上唱的那首歌——《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國》。我沒有理由再猶豫,穿上軍裝,我就要堅決服從命令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教練員集訓中,我被選作標兵規範閱兵隊列動作,每天強化訓練,一周下來,膝蓋打不了彎,腳腫得不敢沾地,好像再次回到了“從零開始”的新兵連。“我的動作將是受閱隊員的底線,更是他們的底氣!”我拼命給自己加油打氣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院校科研方隊中,碩士研究生學歷以上者占71%,隊員整體年齡偏大。開訓之初,許多隊員都把我當“花瓶”,在隊列中有些松散,註意力不夠集中。我不以為意,專註於訓練。幾天下來,我用自己挺拔的軍姿、標準的隊列動作和洪亮的指揮口令,贏得了隊員的尊重與正視。

                很多隊員長時間沒有進行高強度的隊列訓練,還有個別隊員的痼癖動作比較嚴重。怎麽辦?一個字——狠。誰來狠?只能由我來。於是,隨著一聲聲嚴厲的口令,我也成了隊員口中的“女魔頭”。不久前,一位受閱隊員還對我說:“你訓練可是真狠啊,那段時間我看到你就兩腳發軟!”就這樣,隊員們的隊列動作一天天提高,方隊的訓練進度也明顯加快。

                閱兵接近尾聲時,望著鋼鐵洪流般的戰車漸漸遠去,一位參加觀禮的群眾把一束鮮花送給我,對我說:“謝謝你們,人民子弟兵!”緊接著,一束又一束的鮮花被塞入我懷中……那一天,那一刻,有無數個瞬間讓我比自己接受檢閱還滿足、還幸福。

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