彩票开奖双色球

  • <tr id='IEj5S0'><strong id='IEj5S0'></strong><small id='IEj5S0'></small><button id='IEj5S0'></button><li id='IEj5S0'><noscript id='IEj5S0'><big id='IEj5S0'></big><dt id='IEj5S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IEj5S0'><option id='IEj5S0'><table id='IEj5S0'><blockquote id='IEj5S0'><tbody id='IEj5S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IEj5S0'></u><kbd id='IEj5S0'><kbd id='IEj5S0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IEj5S0'><strong id='IEj5S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IEj5S0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IEj5S0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IEj5S0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IEj5S0'><em id='IEj5S0'></em><td id='IEj5S0'><div id='IEj5S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IEj5S0'><big id='IEj5S0'><big id='IEj5S0'></big><legend id='IEj5S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IEj5S0'><div id='IEj5S0'><ins id='IEj5S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IEj5S0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IEj5S0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IEj5S0'><q id='IEj5S0'><noscript id='IEj5S0'></noscript><dt id='IEj5S0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IEj5S0'><i id='IEj5S0'></i>

                讓學員一畢業就能上戰場

                來源:解放軍報作者:吳 旭責任編輯:喬楠楠2019-12-23 08:30

                讓學員一畢業就能上戰場

                ——學習貫徹全軍院校長集訓精神系列談④

                ■吳 旭

                今天,很多軍隊院校都懸掛著這樣的標語:“從這裏走向戰場”。的確,一所真正的鐵血軍校,就是一座“勝戰熔爐”。從軍校走出來的學員,必須能打仗、打勝仗。

                軍隊院校因打仗而生、為打仗而建,必須圍繞實戰搞教學、著眼打贏育人才,使人才培養供給側同未來戰場需求側精準對接。而最好的供給,就是讓軍校大門對接一線戰場,讓學員能夠“從院校直接走向戰場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學員的培養,是“最艱巨的戰爭準備”。之所以艱巨,是因為戰爭能力的培養是復雜的系統工程,絕非一日之功,必須緊貼時代發展、緊貼戰爭發展,把學員們打造成德才兼備、智勇雙全的“合金鋼”。唯有如此,才能讓學員一畢業就能走上戰場。

                我軍很多優秀指揮軍官,比如王錫民、滿廣誌、蔣佳冀等,他們善於帶兵打仗,離不開院校的實戰化培育,以及聯合作戰指揮訓練。如果軍校學員畢業後還要到部隊適應一段時間,甚至在打仗理念、裝備運用、技術儲備上落後於部隊,無疑會影響軍事鬥爭準備,影響新時代強軍事業。明天打什麽仗,學員就應適應什麽戰場,這才是軍事院校培養人才的根本要求。否則,“從這裏走向戰場”就僅僅是一句口號。

                戰爭總是不期而遇。我們不能讓人才培養經過幾個來回,等完全有作戰能力再打仗,而應讓畢業學員走出軍校就能上戰場。如果說軍校是一個工廠,那麽能打仗、打勝仗的學員就是“合格產品”。倘若出不了“合格產品”,軍事院校就不配姓軍為戰。

                曾任延安炮兵學校校長的朱瑞提出,“變學校為部隊,拿部隊當學校”。讓軍校大門對接營門、對接戰場,一直是我軍的優良傳統。延安時期的我軍院校,培養的學員可以直接用於戰場,比如抗大畢業的學員,是各個抗日根據地最搶手的人才,因為他們有知識、會打仗、能指揮、善思考,一個抗大學員就是一個小智囊庫。1939年9月,深入敵後辦學的抗大二分校學員正在河北靈壽縣陳莊進行野外訓練,突遇日軍獨立第八混成旅團長水原義重帶領1500余人實施偷襲。面對敵情,抗大學員迅速按照遭遇戰的戰法,占領有利地形,先敵展開、先敵開火。最終,日軍除少數漏網外,大部被殲。這次抗大學員參加的戰鬥,被中共中央稱為“模範殲滅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立德樹人、為戰育人。培養合格學員,對黨忠誠是第一位的。我們常講,德才兼備,德為帥。對軍校學員來說,最大的“德”就是聽黨指揮。著名的阿裏巴巴公司,培養人才就很重視團隊精神和價值觀的考核。要想成為真正的“阿裏人”,“德績”要占到50%。阿裏巴巴之所以能經受市場經濟的洗禮,與他們對價值觀的強烈認同是分不開的。我們的軍校學員普遍缺乏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系統學習,缺乏對我軍光榮傳統的深入了解,缺乏艱苦環境和復雜鬥爭的鍛煉,要想經得起戰場的考驗,必須先過忠誠關。軍校學員只有對黨絕對忠誠,聽黨話、跟黨走,才會讓紅色基因、血性膽魄根植內心,在需要的時候沖鋒向前、勇敢戰鬥。

                培養合格學員,能打勝仗是立身之本。軍校學員,首先是戰鬥員。如果培養的學員在主責主業上不過硬,就不配稱之為戰鬥員。“善之本在教,教之本在師。”懂打仗、會打仗的教員才能培養出能打仗、打勝仗的學員。當前,我軍院校教員參加過戰爭、懂得現代戰爭的,數量還很有限。有的教員思想深處依然追求“以前的仗是怎麽打的”“過去的課是怎麽上的”“往屆的學員是怎麽教的”,用舊思維面對新事物,這些都是要不得的。只有充分走開人才交流的路子,大量引進作戰部隊一線優秀指揮員擔任教員,才能培養出既有理論又懂實戰的軍校學員。

                學員直接走向戰場,不懂現役裝備不行。縱觀我軍院校使用的裝備,很多都落後於作戰部隊,有的甚至是我軍淘汰的裝備。對裝備而言,原理不同,使用必然不同,學了機械化裝備還得從頭學習信息化裝備。這就需要把現役裝備引進院校、引入教學。只有這樣,才能實現裝備與人才的最佳結合,讓畢業學員分到作戰部隊就能很快駕馭信息化裝備,真正實現“不讓裝備等人才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打仗需要什麽就教什麽,部隊需要什麽就練什麽,確保培養的人才能夠打贏現代戰爭。”我們相信,乘著全面深化我軍院校改革的東風,找準面向戰場的路徑,真正把戰鬥力標準牢固立起來,就一定能培養出能打仗、打勝仗的人才,讓今天的學員成為明天戰場的強將。

                輕觸這裏,加載下一頁

                分享到